DeFi 发展范式在转变:从「总锁仓价值」到「协议控制价值」

对于后上线的 DeFi 协议而言,「协议控制价值」增长可能是弯道超车的核心指标。

原文标题:《当下的 DeFi 范式转变:从 TVL 到 PCV》撰文:星魂前阵子 OlympusDAO 的发展让很多人非常震惊,也有人用 DeFi 2.0 来给这一波兴起的 DeFi 项目贴上了标签。

这次借着试用 Mirror 的机会,结合自己对 DeFi 的观察,随便说说自己的一些看法。

DeFi 刚刚兴起的时候,TVL 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衡量指标。

TVL 的排行榜也是横向比较项目的一个重要方式。

虽然不同类型的项目,风险(Risk)、资本效率(Capital Efficiency)有所不同,但这也多多少少在 TVL 上可以反应出来。

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说 TVL 受 APY 驱动(毕竟资本逐利),APY 越高,TVL 则越容易往上涨。

我们会看到一个项目 TVL 的正循环和负循环。

正循环意味着随着币价上涨,APY 升高,TVL 会跟着随之升高,直到达到一个行业的基准值(benchmark)。

随着挖出资产的增多,抛压增大,则可能在某个时间点进入负循环。

整个过程中伴随着很多其他的变量,也可以作为判断项目状况的依据。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如果以 Comp 开始流动性挖矿作为标志,DeFi 已经进入了其快速发展的第二个年头。

TVL 加上时间的维度,有什么变化呢?让我们来问一个问题:假设有两个项目,项目 A 在 TVL 为 10 亿的级别维持了一年,与项目 B 在 TVL 上只维持了 10 天,这两个项目能一样吗?答案显示不一样的,但在某个时间节点,两者在 TVL 这个指标上看不出区别。

TVL 这个指标显然不够了。

在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指标来衡量一个项目的状况。

那让我们来问第二个问题:TVL + Time,沉淀下来了什么呢?流动性进入了协议,按照预定的方式运作,产生了协议与用户的收入。

用户拿走属于自己的收入,协议的收入则按照协议进行分配。

对于大部分较新的协议,这些收入大概率是进入到了 Treasury。

假设两个协议代码基本一样,其他外部因素完全相同,只是上线时间不一样,则沉淀在 Treasury 的资金将会完全不同;这个指标可以称为 Treasury AUM (Treasury Assets Under Management),但如果进入到 Treasury 的资金有特定用途和义务,则可以称之为 PCV (Protocol Controlled Value)。

第三个问题:协议收入是 Treasury 收入的唯一来源吗?答案当然不是。

假设两个协议代码基本一样,其他外部因素完全相同,只是上线时间不一样,虽然积累的协议收入不同,但是假设项目方直接将一笔资金注入到 Treasury,则两者的差别可以被消除。

简而言之:Treasury 的增长显然有很多其他方式。

对于后上线的协议而言,这也是可以弯道超车的核心指标。

回过头我们来看 Fei Protocol,OlympusDAO,本质上都是在这个层面做了设计;他们都巧妙设计了一个用户资产互换的机制,让用户的资产与项目的原生资产进行互换;然而所换得的资产中包含一些成长性非常良好的资产,比如 ETH;而通过 ETH 本身的增长,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消除掉项目按照之前价格发出去的债务。

当然不同的项目具体的方式也不完全一样,由此带来的一些效果也有所不同,在这里就不做具体的评判了。

简而言之,通过这种方式,项目的正负循环将会变得与行情息息相关,一个好的项目本身的正负循环尺度可能放到整个牛熊的周期;而如果有合适的资产管理策略,则甚至会跑赢周期。

这个时候,背后 DAO 的智慧则变得至关重要。

本文旨在大体记录一些一直以来的思考,对于细节并未展开;其实延伸下去的话,会有非常多值得挖掘和探索的点,有些还在持续高速发展中。

但透过这种思维实验式的思考,我们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看清背后的一些深层逻辑,在此于诸君共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