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比特币没变,是世界变了

每个人每天对比特币的看法和理解都不同
原文标题:《What Explains Bitcoin’s Resurgence?》
原文来源:Nic Carter
原文编译:0x88
Nic Carter作为Castle Island Ventures的合伙人以及加密数据聚合提供商Coin Metrics的联创深耕于宏观加密经济学多年。Castle Island Venture注重于投资加密基建并曾投资借贷平台BlockFi,而Coin Metrics作为行业内领先的数据提供商受到了包括CoinGecko在内的众多加密公司的青睐。
在创业前,Nic Carter曾就职于富达(Fidelity)担任司内第一位加密资产分析师,富达也同样成为了Castle Island Ventures的重要有限合伙人。Nic Cater曾提出影响行业的Proof of Reserve概念并发表过无数启发行业思考的深度作品。
本文Nic Carter简述了本次加密市场牛市的来龙去脉,并深入分析了具体因果。律动BlockBeats为读者对本文进行了翻译:
比特币他回来了。上个月,比特币的价格悄然突破了历史高点,远远超越了2017年的前高19,600美元,在撰写本文时徘徊在36,000美元左右。而在2018年底,比特币价格较高点下跌了近90%。比特币悄无声息的这波操作,被许多人称为「安静的复苏」。对于这种从三月低点上涨了近1,000%的价格走势,最有趣的现象或许是「大家好像并不是很开心」。
在比特币宣告其三年来的历史新高后的几周内,凯蒂·佩里(Katy Perry)并未去做比特币图标的美甲。弗洛伊德·梅威瑟(Floyd Mayweather)并未高调地推出加密货币相关产品。纽约时报没有发表题为「每个人都财富自由了,但你没有」的文章。谷歌搜索「比特币」仍远低于其2017年的峰值。企业家们仍在继续默默围绕加密资产搭设金融基建,只是基本上大众已对此漠不关心了。
那么,在传统认知还停留在将互联网原生货币之王比作郁金香时,比特币正在悄悄地发生什么改变呢?从技术上讲,并没什么。核心协议的最后一次重大更新(比特币的实际转账规则)是在2017年7月被社区接受的。该协议的最新更新很可能会被社区接受采用,但它针对隐私和效率进行了改善。即使是在协议上实施这些微小更改,也可能需要花费数年时间。
从技术角度看,「比特币是相当静态的」这个事实是其最经典的悖论之一:尽管比特币的创造是一项重大的技术飞跃,其结合并重组了密码学、计算机科学、经济学和点对点网络中的重要元素,但协议本身确是十分僵化的。正如其匿名创作者中本聪所说的那样:「比特币0.1版一旦发布,其核心设计就将在其整个生命周期中一成不变。」
在过去三年中,比特币并没有变,而是周围的世界变了。
作为加密领域的风险投资家,我投资于各类支持比特币和其他公链所需的核心金融基建的初创企业,这也使我能清晰地看到加密资产的发展进程。那些致力于让加密货币购买、持有、交易整套流程更容易的企业家一直在期望一次全额变现的机会。今天,似乎这一刻可能即将到来了。
我认为,当前的比特币牛市,不是侥幸,也不存在泡沫。

对于专业投资者而言,购买比特币不再存在任何职业风险

这种将人们的自由决定权从货币体系中完全剥离的想法与当今中央银行的运作方式完全相悖,以至于比特币遭到了诸多老派经济学家的严厉抨击(请参阅Paul Krugman和Nouriel Roubini的Twitter帖子)。
尽管如此,还是有越来越多曾经不相信比特币的人成为了比特币拥护者。最早的时候,拥护比特币的是那些风险资本家和企业家,像马克·安德森(Mark Andreessen),弗雷德·威尔逊(Fred Wilson)和查玛斯·帕里哈皮提亚(Chamath Palihapitiya),他们都是基于对软件投资的经验,所以懂得网络效应的爆炸性潜力。但是,今天涌现出了一批新的比特币爱好者:这些老手具有数十年市场交易经验,比起科技型创业公司他们更熟悉利率以及各类大宗商品。
这些对冲基金专家们最近很明确地指出他们对于配置各类资产的原因。前莱格·梅森(Legg Mason)首席执行官比尔·米勒(Bill Miller)指出了美联储前所未有的印钞速度,并提及到比特币:「这是我们从未见过的技术创新,并且其每天都在被更多人接受。」斯坦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那位曾参与到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对英镑的阻击行动中的投资者,他将比特币比作黄金并列举了其12年的往绩和不断增长的可信度。
以货币对赌而闻名的对冲基金明星保罗·都铎·琼斯(Paul Tudor Jones)在一次采访中说道:「我得出的结论是,比特币将成为最佳抗通胀利器——防御性利器。」因此,如果你认为世界各国的政府和央行最终会将通胀推高,那么请将Tudor Jones的分析牢记于心,或许发现你需要配置一些比特币。
那些华尔街上著名的比特币怀疑者们现在已经开始重新考虑他们的立场了。管理着7万亿美元资产的贝莱德(BlackRock)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此前曾对比特币漠不关心。现在他承认,比特币可能会成为一种全球资产,并在投资者的投资组合中取代黄金(总价值近10万亿美元)。摩根大通(JPMorgan)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2017年曾称比特币是一场「骗局」,但最近他改变了这个想法,并开始与加密领域的玩家打起了交道。掌管着世界上最大对冲基金的雷·达里奥(Ray Dalio)也不再那么质疑比特币了,并在最近的Reddit AMA中说道:「我认为比特币(和其他一些数字货币)在过去十年中已经确立了其作为类黄金的另类资产地位」
在最终金融机构需要做出决定时,比特币得到了其过去从未享受过的待遇:不用冒着被炒鱿鱼的风险去购买它。抱团在华尔街上非常普遍。若你犯了一个别人不曾犯过的错误,那你的事业就完了。但现今在华尔街上,比特币已经开始被视为一种有效的货币资产,分析师和交易者们可以不必再遭受别人「鄙夷的眼光」去购买比特币了。广受尊敬的大宗商品交易员的全力支持完成了Crypto Twitter永远无法做到事:让比特币在金融巨头的世界中被接受。

这一切都预示着机构资金正在涌入比特币市场

就在2013年,如果想购买比特币,最好的选择可能就是将钱汇到日本的一家不受监管的交易所中,该交易所最初是用来交易和出售万智牌的。(不出所料,这种交易所被黑了,价值数亿美元的比特币被盗了。)显而易见,专业投资人是不会考虑这种投资的。即使是在2017年比特币上涨至20,000美元的过程中,也很少有机构资金流入比特币。那时比特币的价格飙升主要是由散户投资者驱动的,他们认为他们的认知是超越华尔街的,或者是用比特币做为投资其他代币的工具。
但是散户投资者往往对于价格变化过于敏感,当价格在2018年开始下跌时,许多散户卖掉了他们的比特币,收拾行囊继续上路了。相比之下,机构投资者——对冲基金,互惠基金,捐赠基金,养老金,保险公司,家族办公室,主权基金等等,那些手握数十万亿美元的机构,他们在交易时操作是更谨慎的。加密世界正在发生一个巨大变化,机构投资者正在有史以来第一次涉足比特币。
促进这一进展的最大原因是,过去三年来,比特币的金融基建取得了巨大进步,尤其是在托管方面。也就是说,如果你是机构投资者,并且想要购买一些比特币,谁会为你托管呢?与散户投资者不同,机构投资者不会将数字资产放在书桌抽屉中的设备里,或直接通过iPhone应用去Coinbase进行交易。像Coinbase和Winklevoss兄弟的Gemini这些即将上市的交易所,他们在起初主要是为散户交易加密货币所建立的,并没有考虑机构的需求。
但自2017年以来,出现了许多以服务机构为核心的经纪人和托管商:Coinbase推出了Prime offering;我的前任雇主富达(Fidelity),数万亿美元资管机构,推出了富达数字资产(Fidelity Digital Assets),专注于机构的比特币托管和交易执行;其他许多「大玩家」也加入到了游戏中。养老基金,捐赠基金和主权基金可能不会信任加密货币交易所,但他们或许会信任像富达这种熟悉的品牌作为对手方。实际情况是这样的:近期,价值100亿美元的资管公司Stone Ridge的子公司NYDIG促成了保险公司Mass Mutual购买1亿美元比特币的交易;同时,Coinbase帮助了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的企业级软件公司Microstrategy购买并托管了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比特币。
所以,大量的资金在有合理理由的情况下,正在通过便利的工具进行买入。拥有270亿美元资产的资管公司Ruffer Investment Company自称是「全天候式配置者」(All-weather allocator),将其投资组合中的2.5%分配给了比特币,并解释道:「负利率,极端的货币政策,不断增加的公共债务,对政府的不满——这一切在传统避险资产,尤其是像政府债券都极其昂贵的时候,无疑为比特币的成功提供了强大的推动力。」12月16日,古根海姆投资(Guggenheim Investments)的CIO Scott Minerd在彭博社采访中透露,经其分析显示,每枚比特币的价值为40万美元,比当前水平高出十倍以上。而且,你可以确信还有更多的高净值个人,对冲基金,信托和家族办公室正在悄悄地配置比特币,但他们不会在CNBC上解释任何理由。

美国政府监管开绿灯

除了基建问题外,许多投资者对比特币监管问题也持谨慎态度。如果你是一家机构,若你所拥有的资产有一天会成为非法资产,那这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在这方面,对于比特币多头来说还是有很多好消息的。在美国,银行的监管机构美国货币监理署(Office of the Comptroller of the Currency)澄清道,银行可以为客户存储比特币私钥。有了此项政策,大型银行向其客户提供比特币投资工具就只是时间问题了。你可能不信任小型加密货币券商,但是几乎可以肯定,你会信任银行。此外,OCC最近还授予名为Anchorage的专业「加密银行」联邦银行宪章,这为传统金融系统和加密货币世界之间更紧密的联系铺平了道路。
鉴于加密初创公司逐渐进入到了陌生的受监管银行领域,老牌银行也看到了数字资产的机会,并已开始相互联结同盟。正如许多加密领域的企业家所熟知的那样,过去在美国若想与银行业务扯上关系几乎是不可能的。如今,随着加密生态被视为愈发重要的市场机会,多家银行争相吸引加密公司的注意。「区块链,不是比特币!」2017年比特币反对者的口头禅已经不复存在了。
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也表达了明确的观点,即「比特币和以太坊等数字资产是商品」,这为它们在受监管的衍生品市场中铺平了道路,并在机构投资组合中站稳了脚跟,交易比特币和以太坊就像交易石油,黄金或小麦期货一样。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于2017年12月17日推出了比特币期货产品(在上一轮周期中拉升的最高点),随后又启动了期权交易,并宣布推出第二大加密货币以太坊的期货产品。比特币CME期货市场的未平仓合约量在最近几周达到历史新高。当像文艺复兴这种规模高达110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参与到游戏当中时,不管其做多做空,往往都是通过衍生品工具进行的。

比特币的新传教士

或许近期最积极的比特币唱多者就是Microstrategy的首席执行官Michael Saylor了,他将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资产配置到了比特币中,这使他的公司成为了第一家将比特币作为资产负债表中资产的上市公司。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与持有现金相比,比特币回报率更高,且比特币价值保全性更强。」
Saylor通过配置个人资产,公司资产和发行债券的形式以表其对比特币的信心,并通过播客和其他媒体形式不遗余力地宣传比特币的优点。他将比特币称为「人类历史上通过时间和空间传导能量的最有效系统」。他抨击传统货币市场中的通货膨胀,认为问题被大大低估了;并将Microstrategy公司所持有的美元现金资产称为「正在融化的冰块」;将他的比特币头寸称为谨慎的对冲而非上头的投机。
尽管塞勒(Saylor)的声明或许听起来有些夸张,但他确实真金白银地配置了比特币,这让他有资格评价比特币这个资产。到目前为止,比特币的表现并没有让他失望:在公司宣布将部分储备投入比特币之前,Microstrategy股票的价格约为120美元。现在股票价格接近600美元。
像塞勒(Saylor),富达(Fidelity)的阿比盖尔·约翰逊(Abigail Johnson)和推特(Twitter)的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这样的亿万富翁正在为比特币背书——曾经,为比特币呐喊的只有那些被边缘化的自由主义者和那些加密派无政府主义者。新的投资人所重复提及的主题似乎和以往所听到的并没有什么不同。比特币在协议分叉,出现漏洞,交易所被黑的情况下依旧保持完整健全。自创世以来,比特币有着近100%的正常运行记录,并已结算了价值数万亿美元的交易且没有发生过回滚。在传统货币体制下,实际利率达到负值似乎已经无法避免,并且可能会进一步降低,此时像黄金和比特币这类零收益货币资产具有新的吸引力。许多曾经持有怀疑态度的人将比特币从2018年崩盘中复苏的过程作为证明其能够胜任价值储存工具的实力。实际上,第二次的复苏式拉升才更具有说服力。第一次,它可能会激起你的兴趣,但你会谨慎地判断是否购买看起来存在泡沫的东西。第二次,你会意识到曾误以为是泡沫的东西,实际上只是在做长期趋势中的周期性活动。

许多人对美元体系感到不安

比特币在2017年之前的反弹与近期以来的反弹存在本质区别:三年前,比特币急剧升值得益于其扮演着加密产业的储备底层资产的重要角色(但暴跌的速度和其拉升的速度一样快)。这是一个完全独立的现象,几乎与外界无关。相比之下,从2020年开始的比特币反弹的本质原因是人们担心世界各国的大量印钞和债务支出将导致全球货币体系的不稳定。
新冠的肆虐及其所引发的经济衰退成为了各国央行加速印钞弥补财政赤字的有力借口。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中央银行,美联储在货币刺激政策方面表现的格外激进,这导致美国的货币供应量激增。与此同时,美元的地位对于许多投资者来说也发生了动摇。若以一揽子主权货币衡量,美元在2020年春季反弹,但在随后的时间里出现了长期下跌。市场上存在的许多美元空头看到的是市面上越来越多的美国债务,但却无人购买,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信仰者越来越少,而其他主要货币也面临着自己的问题。
这种对美元的不信任以及对当前全球货币体系稳定性的担忧让更多的人对比特币产生了兴趣,比特币趋于零的可预测货币发行政策使其被誉为世界上最坚挺的货币。尽管有许多其他抗通胀的对冲资产可供选择,但比特币同时提供了无限的增长空间——正如你买入了科技巨头的股票。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算是双注合一:一个健全的,不可逾越的货币协议以及一个快速扩展的加密金融网络中的储备资产。
尽管这算是比特币标志性的一年,但它仍只占据着全球资产的一小部分,且尚被较少的人接受。剑桥另类资产金融中心预计全球加密用户群体将锚定在1亿人左右,或全球人口的1%。比特币目前的市值为6500亿美元,仅占地上黄金价值的6%美国国债的2%。但同时,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它的市值增长了三倍。就像以前一样,一定会有人事后诸葛亮,并指出比特币存在风险。就我个人而言,比特币的故事还远远没有讲完,这种革命性的数字资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