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然科学维度深入解析投资中的“物极必反”与“复利效应”

原文标题:《投资中的「物极必反」与「复利效应」》 「全则必缺,极则必反。

」,出自《吕氏春秋·博志》,是指当事物发展到极端,就会向相反方向转化。

尚未领悟其中真谛时,这通常会被误解为玄学。

由因生果,因果历然,在这个能量守恒的世界中,那些不明缘由所发生的一切都只因你忽略了其中不易被察觉或充满随机性的诱因。

所有极端事件的背后都存在着不同的推手,而极端事件结束后的灰烬也将成为下一次极端事件发生所需的「燃料」。

人们之所以想「求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降低事件系统内部的复杂度,让不可抗的不确定性尽量减少,尽可能降低「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概率。

但同时,风险的减低也意味着短期收益率的降低,这也是为什么稳健的复合收益及指数函数的特性在投资中的显得尤为重要。

本文出自 Collaborative Fund,从自然科学维度对投资中的「物极必反」与「复利效应」进行了深入解析。

律动 BlockBeats 对全文进行了翻译: 下面这两则来自大自然的小故事能为我们的投资带来一些启发: 1. 一种极端情况往往会导致另一种极端情况。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近十年饱受山火困扰,大片的森林已经在年复一年、周而复始的长期干旱中变成了干柴。

所以,当 2017 年那场加州近年来降水最多的冬天到来时,人人都为这史诗般的时刻欢欣雀跃。

毫不夸张地说,太浩湖部分地区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下了超过 65 英尺的雪,这让长达六年的干旱终于告一段落。

然而,让人们没想到的是,山火反而更加来势汹汹。

在这次人们记忆中降水最多的一年结束之后,转年就迎来了「有记录以来最为致命也同时最具破坏力的山火季节」。

不过其实,降雨与山火之间是相关联的。

2017 年那场创纪录的降水也为当地的植被带来了充足的水分,给加州覆盖上了一层绚丽花海,甚至让处在沙漠地带的城镇变得绿意盎然。

不过,虽然这看起来十分美好,却有一个潜在风险:这片茂密的植被在 2018 年夏天干旱到来时,成了很好的助燃剂,引发了一场又一场的山火。

因此,2017 年那场创纪录的降水成了第二年创纪录山火的直接诱因。

这可能并不直观,不过我们可以通过观察年轮来进一步证实这一由来已久的自然规律。

年轮不仅记录了每次大规模降水,也同时留有紧跟其后的山火所造成的伤痕,这两种痕迹总是同时出现。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写道:「降水扑灭了山火并带来了植被的增长,但在此之后,干旱的到来又会让这些植被枯萎,成了助长山火的燃料。

」 问题在于,一次好的极端事件会给下一次恶劣极端事件的发生埋下祸根。

在股票市场和商业世界中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人们普遍认为,日本股市最不具备长期投资前景,因为今天的日经指数甚至要比 1990 年的还要低。

2012 年,情况尤其惨烈,当年的日经指数比 22 年前整整低了 70%。

究其原因虽然说法很多,但其中最有说服力的还是人口结构说。

不过,这种情况背后最主要的原因其实很简单:1950 年到 1990 年过高的回报率让之后的几十年很难再有提升的空间。

在 1950 年至 1990 年之间,日经指数增长了 400 倍,年均回报率超过了 16%。

可以肯定地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曾在某一时期出现过此番股市盛况。

过去这 30 年的情景便从另一方面体现了某种极端事件可以导致跟它反方向的极端事件发生。

今天我们会对日本股市的糟糕表现感到震惊,但其实真正应该让人感到震惊的是,日本股市曾经那般辉煌。

这样看来,长达半个世纪的繁荣可能会导致另外半个世纪的萧条。

极端的美好也同时会带来极端的灾难——就像加州的山火一样。

在商业领域也是如此,巨大的成功往往会导致你变得膨胀、快乐且自不量力。

WeWork 从投资者手中筹集到了 120 亿美元的资金,这看起来成就非同一般,因为每家公司在筹集到巨额资金时都会在新闻发布会上大肆宣扬。

然而,筹款数额越庞大,公司业务就会越发混乱。

巨额的集资最终付之东流,变得所剩无几。

同样的情况在其他领域也在上演:能源领域去年曾出现过负价格,而如今全球却面临能源短缺的问题;与此同时,纽约市的租金也经历了从暴跌再到暴涨的戏剧性转变。

因此,供不应求只不过是供过于求的前兆,而经济萧条也只不过是下一次经济繁荣的种子。

这是大自然给我们上的第一课:一种极端总会带来另一种极端情况。

2. 长期累积的微小变化最终会带来魔法般的惊人改变 毫无疑问,进化是宇宙中最令人惊叹的力量。

它让我们能从单细胞生物变成可以在手机上阅读这篇文章的人类,不仅如此,进化还让我们得以看见这个美丽的世界,让天空中的鸟儿可以自由翱翔,并赋予了我们强大的免疫系统。

可以说,科学领域的任何进步在进化面前都显得黯淡无光。

生物学家莱斯利·奥格尔(Leslie Orgel)曾经常说,「进化比你更加聪明」,因为每当有批评者说「进化论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们往往只是缺乏想象力罢了。

进化的力量总是由于人们基础的数学知识而常常被低估。

进化之强大不仅限于它在优势基因筛选方面的能力。

如果你只关注这枯燥无味的一隅,便会很容易陷入困惑与怀疑的泥淖当中。

其实,物种的进化在千年的时光中都微乎其微,甚至让人无法察觉。

进化真正的魔力在于,它在 38 亿年的时光当中,一直在进行着基因筛选与性状选择的工作。

所以说,真正带来改变的是时间,而不是每一次细小的变化。

将这 38 亿年中所有微不足道的改变累积起来,便会产生魔法般的神奇效果。

这便是我们能从进化身上学到的东西:只要你的指数部分足够大,那么你无需做出多大改变就能取得显著成效。

你不过只是做了一点努力,但效果却能如此非凡。

物理学家阿尔伯特·巴特利特(Albert Bartlett)曾说:「人类最大的不足之处就是我们无法真正地理解指数函数的强大之处。

」 而投资不也是如此吗? 霍华德·马克斯(Howard Marks)曾经提到过这样一个投资者,他每年的投资回报率从未排进前四分之一,但在 14 年的时间当中,他却在所有投资者中排名前 4%。

如果他能将这种回报率再保持 10 年,没准就能排名前 1% 了。

虽然他成绩平平,不足挂齿,但他却会成为那一代人中最伟大的人之一。

人们往往在投资中更关心自己今年或者明年能做什么,他们会问,「我能得到多高的回报率?」,这个问题只是看来很实际罢了。

就像进化的过程一样,这一点并不是关键所在。

如果你能真正明白复利背后的数学逻辑,你就会知道,最关键的问题并不是「我怎样才能得到最高的投资回报率?」而是,「我能在最长时间内维持的最佳回报率是多少?」 这并不是说高回报率无关紧要,相反,它其实相当重要。

只不过,在长时间的投资回报面前,一时的高额回报显得不那么重要了而已。

也就是说,「几年的优秀」远不如「长期的良好」,而它们二者又都不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维持平均水平」。

能在相当长的时期中保持平均水平的回报率,才能最终取得超乎预料的巨大收获。

马克斯曾说:「用长远的眼光看待自身发展才是重中之重。

」 这便是我们从大自然身上学到的第二课:我们应该少去关注那些细小变化,而应该更多的去关心「指数」在长期发展中的重要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友情链接: